市场业务-对地方政府重要性为“1”档的城投企业中-新浪国际足球新闻

                                      • 时间:

                                      新型冠状肺炎消息

                                      他同時表示,就利率債而言,2020年的走勢或較今年起伏更大,基建的對沖效果、全球經濟會否持續回暖、地產投資會否加快放緩等都是需要密切關注的影響因素。

                                      臘博表示,2020年的利率債走勢仍可能相對複雜,儘管利率中樞長期將隨着GDP潛在增速的下行而下移,但短期的影響因素交織——明年基建的發力節奏,外圍經濟隨着貿易摩擦的緩和,以及低利率環境能否支持全球經濟持續回暖,房價和房地產投資放緩的速度可能會比較明顯,房地產企業加快施工、竣工和推盤,降低拿地周轉。這些重要的因素都需要權衡。

                                      除了負債率,債務結構也是關鍵。有外資基金經理對記者提及,此前爆雷的東旭光電、康得新、西王、北大方正有一個共同特點——高負債,而且是依靠短融滾動出來的高負債。一旦融資渠道出現斷裂,公司會出現償債風險。

                                      利率債需把握波段交易機會對於規模較大的基金組合,利率債向來是獲取超額收益的主要資產之一。2019年影響利率走勢的因素相對單一,但2020年的影響因素或更複雜一些。

                                      「面對複雜的前景,明年首先要提升組合的流動性,靜態收益和信用利差對組合的收益貢獻在下降,超額可能來自於組合的靈活性和對波段機會的把握。」他稱。

                                      產業債「防雷」是長期主題比起城投債,產業債的違約早已成為常態。自2014年「超日債」違約以來,債券市場投資人此後經歷了各種產業主體發生的債券違約:國企、央企、AAA評級等。近期,東旭光電(000413,股吧)、北大方正的違約事件又引發關注。

                                      就經營屬性來看,臘博也認為,一般從事鐵路交通、土地、保障房、公用事業的城投相對受到地方政府支持的力度較大,但還需要結合區域政府信用、城投重要性、城投自身信用資質等因素來綜合評估。

                                      「對城投而言,自下而上(城投平台屬性、財務狀況等)、自上而下(所屬區域經濟環境)都要看。如果只是自下而上,就忽略了區域的差別,關注城投平台所在區域的地方政府財政、地方經濟狀況、債務狀況一般更為重要。」臘博說道。

                                      周艾琳[ 對城投而言,自下而上(城投平台屬性、財務狀況等)、自上而下(所屬區域經濟環境)都要看。如果只是自下而上,就忽略了區域的差別,關注城投平台所在區域的地方政府財政、地方經濟狀況、債務狀況一般更為重要。 ]

                                      靜態分析后,再對企業未來競爭環境、經營狀況、投資和融資計劃做出展望。臘博認為,目前已經違約的主體中,多數體現在實際控制人風險、財務造假、盲目擴張、流動性壓力大、主營長期虧損等方面。

                                      「由於『呼經開』PPN是私募性質,且市場對部分資質差的城投逐步走弱早有預期,因此延期兌付事件對市場的影響不是很大。整體而言,城投債還是一個不錯的品類,2019年來城投債收益率持續下行,但若要參与低評級城投債,就需要精挑細選,既要看當地政府的支持力度和財政能力,也要看平台性質。」興業基金固定收益投資部公募債券投資團隊總監臘博表示。

                                      「在產業債的研究方面,首先要將資產負債表根據不同行業特徵進行調整,還原出真實的負債率,在調整的過程中還需要關注三張表勾稽關係的合理性。」臘博表示。也有機構稱,不同行業的企業平均負債率不同,如房企的負債率自然偏高,因為其有預收款的部分(起初不確認盈利),因此需要將這一部分扣除,再還原出真實的負債率。

                                      挑選城投平台大有講究接受第一財經採訪的多位基金管理人都有較為一致的觀點,城投債整體仍是理想的投資品類,只是擇券難度也在不斷上升。

                                      看完債務結構還要關注公司的主營業務。「多數出現問題的企業,主營業務往往都展現出來一些瑕疵,或財務造假。也正因主營不好,大股東可能在外經營其他項目,出現問題后則可能會挪用公司資金,這也滋生了財務造假的動機。」臘博稱。

                                      隨着債市違約進入常態化,12月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開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呼經開」)10億元PPN(在銀行間債券市場以非公開定向發行方式發行的債務融資工具稱為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延期兌付又導致市場對「城投信仰」動搖。如何「防雷」考驗機構的投資能力。

                                      就區域而言,其實市場一直糾結于「是買差區域的好城投,還是買好區域的差城投」。這主要是由於對區域層面指標的權重看法不同產生的分歧,對於流動性風險補償除了市場給出的定價以外,還需結合投資組合自身負債端情況來做出判斷。同時,也需綜合城投的資產規模、融資來源、主營業務來進行交叉印證,關注維度眾多。

                                      標普信評方面也對記者表示,除了地域、企業自身財務狀況,政府的支持力度向來是關注的重點。標普信評將城投企業對於地方政府的重要性劃分為五檔,其中「1」檔為「極高」,「5」檔為「有限」。此外,還按照業務屬性分為A、B、C三類:A類為以公用事業類業務(供水、燃氣等)為主營業務;B類是傳統城投,主營業務包括代建、土地整理等類型;C類經營性屬性更強,業務種類包含以盈利為目的的產業類業務,例如零售、貿易、產品製造、園區運營、景區運營等。分類后的結果顯示,對地方政府重要性為「1」檔的城投企業中,A類城投的數量佔比顯著高於B、C類。因此,A類城投企業的潛在主體信用質量普遍高於B類和C類。

                                      此外,違約案例中,不乏企業賬上的貨幣資金巨大,這也具備迷惑性。臘博提到,「除了賬上的貨幣資金,還需關注貨幣資金中有多少受限資金。同時,如果一家企業的貨幣資金不符合其經營狀況或行業水平,抑或是利息收入偏低,那麼貨幣資金的真實性就需質疑。」

                                      今日关键词:黄冈确诊1002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