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企业交易-熊续强成功将这两笔资产卖给了他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娱乐新闻视频

  • 时间:

网上抢红包要缴税

然而,這一天沒有到來。第三筆資產證券化之路在複製前兩筆交易路徑之時,熊續強的資金鏈已然爆裂,這筆交易也因此惡化直至終止。終止兩個月後,熊續強鋌而走險的籌資手段曝光——他以隱身手段將手伸向上市公司,於2018年累計佔用上市公司資金31.93億元,在事件曝光后,他不得不多次籌資回填,截至2019年6月13日,這筆佔用尚有19.36億元窟窿待償。

想造車一年砸119億元現金暴買3家海外資產

銀億股份於2015年至2016年間總計發行4期公司債,總規模18億元,均在存續期內,它們分別是「15銀億01」,3億元5年期;「16銀億04」,7億元5年期;「16銀億05」,4億元5年期;「16銀億07」,4億元5年期。這些債券均附有第三年末投資者回售選擇權,也就是說投資者可在持有債券的第三年末,根據上市公司調整的利率情況選擇是否將債券賣給上市公司。「15銀億01」的部分投資人在2018年12月選擇回售時,發現上市公司已無法足夠兌付。

這說明在經歷兩筆大額收購后,熊續強的資金實力已大為損耗。外部資金是要回報的。其中名叫「招商銀行-天山基金-安境1號私募基金」間接持有五洲億泰76.91%的份額

顯然,銀億股份已被熊續強的資金鏈危機深度拖累,由此,這家寧波當地的明星上市公司被戴上ST的帽子,其2018年內部控制報告也被審計機構出具了否定意見。就在年度公布前一天,上市公司獨董餘明桂於2019年4月29日在寧波市銀億外灘大廈6樓會議室召開的董事會上,對銀億股份《2018年年度董事會報告》《2018年度財務決算報告》《2018年年度報告全文及其摘要》《2018年內部控制自我評價報告》等議案投下棄權票,理由是公司治理內部控制體系存在重大缺陷,關聯方資金占用及其回收性存在不確定性等。

半年之後,2019年6月20日,銀億股份再次公布了一筆新增到期未清償債務,截至這次公告發佈時,這家公司到期未清償債務餘額已高達27.15億元。信用之牆倒下時,各路債權人已無法安坐,加速要求債務到期。

查看上述佔用資金明細,有3筆是通過對外購買的方式被轉移,有1筆則是直接佔用。

與資金賽跑不惜火中取栗熊續強收購3筆海外資產,僅是一種過橋交易,最終的買家是上市公司銀億股份。對此,銀億股份工作人員對本報記者解釋,如果上市公司直接進行跨境資產收購,耗時太長,這可能導致對這些資產的收購失敗。

正因為以上出資設計與交易約定,熊續強將第三筆資產通過銀億股份進行資產證券化交易的過程中,出現了完全不同於前兩筆的交易設計。外部資金方的捆束,亦為這筆資產在進入上市公司體內過程中設置了障礙,熊續強不得不與資金賽跑。

從目前來看,砸錢超百億元的海外資產收購併沒有給熊續強及銀億股份帶來好運氣,這些資產經營現狀未來是否逆轉,更不可知。對此,上市公司方面回複本報記者稱,根據現在的市場狀況去質疑此前的收購是草率的,公司仍將堅持「房地產+高端製造」的雙輪驅動發展戰略,正在研發生產符合未來發展趨勢的產品,將在混合動力及純電動動力總成方面有所布局。

為了贏下汽車這一局,熊續強到底砸了多少錢?銀億股份(000981.SZ)證券部工作人員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前後花了130億左右」。錢集中花在2016年,據記者核查,熊續強在這一年內買下了3筆海外資產,它們分別來自美國、比利時以及日本,僅以交易價格及在交易雙方之間產生的資金成本核算,共計119.27億元。

因此,熊續強買下資產後,上市公司迅速啟動重組程序,收購美國ARC與比利時邦奇的過程相當順利,兩筆重組分別於2017年1月25日和11月8日宣布收官,熊續強獲得的交易對價是兩筆上市公司股份,熊續強及其一致行動人對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也由此擴大至78.9%。

上述私募基金的出資額為10.724億元,與熊續強約定投資期2年,年化收益9.68%,至2018年9月28日期滿,熊續強名下企業須回購這家私募基金的出資額。

熊續強收購美國ARC集團與比利時邦奇的路徑幾乎無差別,在境內境外同時設置兩個收購平台,由境內平台控股境外平台,境外平台收購海外目標公司。

暴倉出現后,大量債務正在加速到期,熊續強需要更多的資金,為此,他不惜以隱身手段,將手伸進上市公司。

據2019年6月18日最新消息,「16銀億04」的持有人會議已表決要求債券加速到期,「16銀億05」與「16銀億07」的持有人會議則表決豁免加速到期。這意味着,債權人對上市公司的前景有不同意見,有的看好、有的看空。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資產並非短期內增資速成,或者是市場上從未聽聞的不知名企業,而是在國際上、行業內有知名度的企業,它們分別是美國ARC集團——全球第二大從事汽車安全氣囊氣體發生器的生產商;比利時邦奇——全球知名汽車自動變速器獨立製造商;日本艾禮富——全球知名磁簧傳感器和光控傳感器製造商(注:第三筆資產除日本艾禮富以外,還包含日本艾禮富原日本自然人股東堀之內英控制的其他相關業務,下文中「日本艾禮富」表述亦包含這些業務)。

寧波銀億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及寧波銀億新城置業有限公司均為上市公司子公司。前3筆資金流出時均採用對外購買資產或股權的方式,這些購買行為均未履行內部審批決策。而這些資金流入方經第三方審計均為實際控制人的關聯方。在此之前,上市公司稱並不知情,「未識別出這些公司與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的關聯關係」。

縱觀銀億股份自2016年3月起至2019年2月連續3筆重大資產重組,與其有關的所有公告顯示出這樣一個發展脈絡:

蓋樓蓋進房地產百強2018年12月24日,這一天是西方節日平安夜,等不急夜幕降臨,午間,一則壞消息徹底打破了銀億股份投資人平靜的一天——「15銀億01」公司債未能足額兌付。3個月前,銀億股份的實際控制人熊續強資金鏈斷裂的消息曝出。雖然上市公司是獨立的法人,但在控股股東債務蔓延之際想獨善其身顯然是一種奢望。

借殼以來,自2011年到2017年,除2016年一季度有虧損外,其餘季度、中報、年報的扣非凈利潤均為正。據記者統計,這7個年度共創造扣非凈利潤超過33億元。在此背景下,這家公司的股價也從2元左右一路爬升至10元以上,市值從百億元以下爬升最高至500億元以上。

據上市公司自查,截至6月10日,銀億股份逾期貸款擴大至26.455億元,對此,上市公司解釋:部分貸款逾期是因為受銀億集團流動性不足影響,部分金融機構未批准額度給予續貸或展期。雪上加霜的是,美國ARC與比利時邦奇均宣布未完成2017年至2018年業績承諾,且資產存在大額減值現象,這反而拖累上市公司業績。對此上市公司方面解釋,這與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整體不景氣有關,從而影響了相關產品的銷售。

前兩筆資產購買時間幾乎同時,摺合人民幣耗資超過105億元。在2017年內,熊續強成功將這兩筆資產賣給了他實際控制的上市公司銀億股份。彼時,這家上市公司發展順風順水,多年來股價一路向上,甚至2015年那次歷史性股災也無法將其撼動,市值一度超過500億元。熊續強在上述兩筆與上市公司進行的資產證券化交易中,表現的並不是一個資深A股玩家面貌,他沒有套現,而是將這些資產全部換成了上市公司的股份。對此,上述工作人員解釋:「當時,老闆對上市公司的未來有信心。」顯然銀億股份的未來在熊續強的眼中應該有更壯麗的樣子,他認為手中的股份將來會更值錢。

在方法用盡之際,熊續強名下兩家公司走上破產重整之路,銀億就此落幕,不知何時重生?

熊續強主導整個債務償還的努力已經歸於失敗,他及其關聯方的股份正被各地法院凍結。6月14日,他的銀億控股、銀億集團向寧波中院提交破產重整申請,如果申請通過,法院將指定相關機構主持重整,並召開債權人會議,協調各方利益。上市公司工作人員對本報記者強調,破產重整與破產清算有本質區別,前者意味着企業還有重生的條件與可能。

2019年4月30日,銀億股份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保留意見年度審計報告,原因是2018年熊續強及其關聯方佔用銀億股份及其子公司非經營性資金累計高達31.93億元,至2019年4月30日,尚有22.48億元沒有歸還。

熊續強的汽車高端製造平台夢想尚未踏實落地,所有能調動的資源已經枯竭。僅有少數融資方願意給他延長兌付時間,其餘融資方正相繼舉起司法武器。他們從合作夥伴逆轉為法庭上的對手。市場上竟一時找不到錢。

資金鏈斷裂問題曝出后,熊續強為招商銀行-天山基金-安境1號私募基金出資份額尋找接盤方的努力歸於失敗,這直接導致上市公司收購日本艾禮富交易終止,也意味着這筆資產暫時砸在熊續強手裡。

與當前狼狽畫風截然不同的是,銀億股份曾連續14年上榜中國房地產百強企業、連續10年名列浙江省住宅產業十大領軍企業。其實際控制人熊續強曾在2010年以90億元身家成為寧波首富(數據來源:胡潤富豪榜)。

2018年8月,上市公司啟動第三筆重組,意圖將日本艾禮富資產收入囊中。此時距2018年9月28日招商銀行-天山基金-安境1號私募基金到期僅相距1個月。如此短時間獲得證監會核准顯然不可能,熊續強必須為這家私募基金的出資份額尋找接盤人。

正當此時,熊續強資金鏈斷裂。2018年9月12日,5家金融機構給熊續強方面發來違約處置通知書,共計4.1億股質押盤面臨可能被強行平倉的結果。

宏觀調控、周期性影響一直伴隨着中國房地產業的發展,銀億股份的業績儘管漂亮,但似乎無法給熊續強帶來足夠的安全感、滿足感。「轉型」「多元化」的產業目標自2015年起進入銀億股份的年報,此時,熊續強及其兒子以直接與間接的方式合計持有上市公司股份高達66.13%,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他本人也長期擔任這家公司的董事長。

熊續強本人在做什麼?「他每天都來辦公室,特別忙,我們每天都能見到他,他還是老樣子,紅光滿面的,我們對他有信心。」上述工作人員稱。截至發稿前,熊續強為上述巨額資金占用補充了一些質押,並償還14000萬元港幣(摺合人民幣12305.86萬元)及18842.726萬元人民幣。

寧波市政府對於熊續強的馳援力度不可謂不大,以寧波開發投資集團(以下簡稱「寧波開投」)的名義給他帶來10億元資金。資金具體投入時間暫不清楚,2018年12月17日,本來是債權人的寧波開投,在熊續強資金鏈危機曝出后,將這筆資金連本帶息計入投資入股,以示支持,成為一個持股5.13%的大股東,這筆債轉股的持股成本為每股5元。

2016年2月5日,美國ARC集團買賣雙方完成資產交割;一個月後,2016年3月6日,比利時邦奇買賣雙方簽署交割備忘錄。兩大海外資產全部採用現金支付,摺合人民幣分別動用熊續強34.27億元和71.1億元。

資金鏈爆裂的蓋子揭開至今已超過10個月,受煎熬的何止熊續強?受資金占用事件拖累,銀億股份已被實施風險警示,成為一隻ST股,在風險急速傳導而資金迅速遠離的過程中,ST銀億截至6月19日收盤價僅為1.75元,市值僅70.5億元,這不過是當初的零頭,股民的損失不可想象,而投資了這家公司債券的投資人也面臨到期拿不回錢的局面。另外寧波市政府、眾多金融機構也深受其累,不知何時脫身。

在多元化這條路的探索上,熊續強何以選擇汽車零部件,而非其他產業?2016年3月16日披露的重大資產重組簡要交代了原因,其要義為發展汽車零部件產業符合國家產業政策方向。關於這一決策的具體思考過程,記者通過上市公司向熊續強本人發去採訪函,截至發稿並未收到回復。

資金成為熊續強必須馬上解決的問題。

與前兩者交易相比,完成於2016年底的第三筆收購日本艾禮富算不得大買賣,耗資共計13.9億元現金。儘管數額小得多,但在交易結構上卻多出一些複雜設計。3筆交易在主要結構與流程上一致,但第三筆在收購資金調動上卻有極大差別,這體現在境內收購平台的出資上。前兩筆交易收購平台的出資全部來自熊續強名下企業,第三筆出資主體則引入了有限合夥。出資主體99.24%的股權被一家名叫寧波五洲億泰投資合夥企業(以下簡稱「五洲億泰」)所有。後者實質上是一種基金,為熊續強吸納外部資金。

這位1956年出生的寧波人最初在當地政府幹着一份公務員的差事。20世紀90年代的下海潮激蕩中國大地,在干到寧波市鄉鎮企業局副局長后,熊續強於1995年前後棄政從商,投身房地產,迅速做大。2011年,通過借殼ST蘭光,他將企業帶向資本市場,ST蘭光順勢更名為銀億股份。

熊續強以其控制的非上市公司實體,通過現金購買的方式,先行買下資產,然後賣給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獲得有關汽車零部件製造的關鍵資產,熊續強則獲得上市公司股份。

2015年前後,銀億股份的管理層認為房地產業的住宅板塊正面臨需求下降和盈利下行拐點。這一年,公司在房地產業務上取得毛利率22.33%的業績,這一水平若與其他行業相比,房地產業仍然具有絕對優勢,但與2014年相比,毛利率下降近10個百分點,進入其他產業似乎是一條必須走的路。看看其他同行,有的在圍繞房地產做其他業態的布局,如商業、養老、文化旅遊地產等,有的則參股或控股其他行業,搞多元化。

接盤方進駐后也要考慮退出,獲得現金是最直接的方式,因此銀億股份第三筆重組在支付對價設計上使用一半股份一半現金的方式。熊續強名下企業獲得的依然是股份,五洲億泰這家有限合夥企業獲得7.915億元現金和價值7.795億元的股票。

銀億股份的樓從寧波蓋到上海、南京、南昌、舟山、瀋陽、大慶等10多個城市,還走進了韓國,共開發了60多個住宅、寫字樓和商業項目。其財務報告與市值變化濃縮了這家公司借殼以來的經營成績。

今日关键词:陈艾森曹缘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