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故事-主要演员陈宝国在现场“走戏不用拿剧本-朝日新闻中文网

  • 时间:

可燃冰试采成功

儘管創作上的難度不同以往,但對於導演劉江而言,整部劇的拍攝過程卻是非常幸福的。因為主要演員陳寶國在現場「走戲不用拿劇本」,不僅如此,還能在「一字不改」的前提下,「把台詞全都化成他自己的語言,一個字沒變,但是全是自己的語氣,消化了說出來,這就叫功底。」

高滿堂創作的酒館老闆「陳懷海」身上,傳承了「仁義禮智信」的傳統美德,「包括他的隱忍、大氣、聰慧、義氣,都寄託了我一生要追逐的人物境界。」雖然人物設定上承載了弘揚之任,但實際上劇中並沒有太多說教意味,而是通過塑造多側面、多層面、立體化的藝術形象來感染觀眾。

面對陳寶國的「抱怨」,高滿堂笑言:好演的戲我就不找他了。「什麼叫不好演?就是這個人物高度的極致化,還有就是在這類題材當中,你沒見過這種人物。所以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由着慣性、憑藉著經驗來演。」

角色設計推陳出新 故事結構複雜多面

結果當然不是,劇中線索、情節如同一根線一樣,將人物與故事有機的串聯起來。劉江在創作中把握住了這根主要的貫穿線,「它比那種簡單的、強情節的東西難處理多了。線索互相滲透,又互相發展,在這麼一個複雜的結構裏面,你要始終拽着觀眾往前走,這對於導演剪輯來說,對於節奏把握來說,都是不容易的。」

而導演劉江則是在接觸劇本之初就被劇中生動豐富的人物群象打動,「每一個人物他身上都有閃光的情義或者是大義。」在劉江看來,這部劇最重要的是要塑造人,而不是塑造「英雄」,「他是一個普通人,也有甜酸苦辣、喜怒哀樂。但是他在需要做出抉擇的關鍵時刻,會做得更優秀。能做出不平凡的選擇,就叫英雄。」

陳寶國與編劇高滿堂合作過多部作品,無論是「三老系列」還是其他劇集,都讓陳寶國感嘆「不好演,不止不好演,簡直是太難演了。」雖然難,但他卻絕對不會拒絕這些角色,因為「演完以後,真漲功夫」。

良好的創作氛圍,為劇集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也讓主創人員收穫不少。在《老酒館》殺青那天,劉江導演度過了他的50歲生日,「真是特別巧,就是殺青那天,我滿50(歲)了。這個《老酒館》讓我進入了人生的一個新階段,也體會到了一些年輕時候是覺不出來的人生況味。」

演員不好演,導演也不好拍。劉江坦言《老酒館》故事結構複雜,很難處理,「最早滿堂老師給我看的是一個大綱,裏面是一個個獨立的故事。看完之後,我說滿堂老師,您怎麼結構這個故事?難道是單元式的嗎?」

作為劇中主演的陳寶國,談到塑造「陳懷海」這個角色時表示,自己將對父輩的懷念全都融入了創作中,「我是當成我自己的父親來演的。(陳懷海)他是個英雄,真英雄,為父為男人為兄弟,那真是仗義二字行天下。」

演員飆戲競逐演技 導演敬佩樂享其成

《老酒館》:看歲月傳奇,品人生百味

繼《老農民》《老中醫》之後,高滿堂「老字號」系列作品的第三部《老酒館》日前開播。自播出后,該劇就憑藉費人心思的懸疑情節、引人入勝的演員表演以及生動飽滿的人物群像,成功抓住觀眾,收視持續走高好評不斷。

作為「三老系列」的收官之作,編劇高滿堂拿出了「壓箱底的東西」,他希望能讓「年輕觀眾多到《老酒館》坐坐」,感受下這裏的煙火氣與人情味。他期待《老酒館》能如同之前的經典作品一樣,「不求一時火爆熒屏,但求時間磨礪,經得起長久。」

在《老酒館》中,編劇高滿堂再次將創作視角投向「闖關東」群體,並且此次以自己的父親為原型,將老一輩的傳奇故事再度創作搬上熒屏。高滿堂直言,「他是我心目中的一個英雄,我雖然沒看到過他的酒館是什麼模樣,但是他描述的酒館故事和他的為人處事,都讓這座酒館在我心目中光芒四射。」

近日,《老酒館》編劇高滿堂、導演劉江和主演陳寶國做客新華網《組局》,共同講述了發生在這酒館里的人間情義與歲月傳奇。

酒館開張有情有義 人物形象感染觀眾

由於被「不拿劇本」的陳寶國帶動,打造出了難得一見的片場氛圍:演員互相「飆戲」暗下功夫、現場對戲比拼實力,以至於讓導演劉江連連感嘆「這簡直是享受啊,我都可以坐在監視器旁嗑瓜子了」。

今日关键词:可燃冰试采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