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紅色-新劇團原生劇場的首作《劊子手的門徒》-缙云新闻

  • 时间:

高校替课月入数千

方啟明看心理醫生杜榮祺(李立仁飾)時坐在舒適的安樂椅上感受着柔和的燈光,可是杜榮祺原來就是劊子手,劊子手於血紅光管下把玩刀槍,並配以林子祥歌曲《這一個夜》加類似瘋狂敲鐵閘的噪音,唯美/獨特的視覺與聽覺效果構成戲劇張力,同一個人從醫生的理性到殺手的失常的強烈對比,教觀眾不寒而慄。

燈光與歌曲渲染氣氛故事由華文彬(關孝龍飾)找偵探方啟明(葉家進飾)調查他的爸爸被殺開始,但觀眾入場後卻先見方啟明疲累、苦惱得沒心情工作的辦公室場景,並以老歌《情人的眼淚》作配樂。這老歌其後重複成為間場配樂,似連繫着方啟明再遇舊情人郭美慧(蕭嘉敏飾)時的複雜心情,以及方啟明回想昔日跟美慧爭吵時的心痛,使觀眾體會到方啟明的崎嶇情路令他疲累、苦惱,而葉家進把角色思緒起伏演繹得細膩、具感染力,燈光與空間的運用也助他一臂之力,如昔日的爭吵戲安排在二人坐得靠近的餐廳內進行,燈光柔和且偏暗,燈區外漆黑一片,此場面氛圍切合當時男女主角的心情與矛盾。

劊子手殺人及慫慂門徒殺人時,是用上兩支紫色和一支紅色光管以帶出迷幻感,而門徒用刀狂插屍體時則見紅色光管狂閃,燈光效果令本來編排得未夠緊張的劇情變得緊張刺激,燈光恍如迷藥般使演員更入戲,飾門徒的演員本來顯得懦弱惶恐,但當他身處於閃紅燈光下就變成一頭要置獵物於死地的野獸,神情嚇人。

《劊》劇的故事不是順敘式,而是將劇情次序打亂再重組。時空錯亂的處理,使觀眾很難沿着一條線索去猜「誰是兇手」。當真兇揭露時,既有意想不到的驚奇,但亦會產生鋪排不足的突兀感。而時空錯亂亦使觀眾看戲時更投入地感受男主角查案期間那迷失得不能自拔的精神狀態。

圖:偵探、報案人、劊子手原來有着糾纏不清的關係

從理性到失常令人心寒方啟明查案期間忽然會閃現血紅色的光管燈光,配合他驚恐到喘氣的神情,以及神秘人在附近走過,都反映主角當下的複雜心態,紅色燈光似乎亦包含方啟明對郭美慧仍藏有愛火。

燈光設計者「楠方有光」善用多支懸吊光管帶出各種強烈的視覺效果。白色光管帶出的總是冷酷的氣氛和疏離中耐人尋味的人物關係;而方啟明與華文彬、女警莫允兒(李靖琳飾)於白光管下彼此坐得遠,三人互相握手但實際上因距離太遠只能扮握手的場面鋪排,以及劇首方啟明將莫允兒那已故爸爸的警察證件交到允兒的手中,初時都教人摸不着頭腦,到真相揭露後,方知道另有玄機,原來是精妙的伏筆。

新劇團原生劇場的首作《劊子手的門徒》,是齣由陳澤熹編劇、李懷昕導演的懸疑偵探劇,但筆者覺得此劇的創作重點不是查案過程怎樣緊張刺激,而是導演擅於把人物關係、處境的場面氛圍渲染得精彩,不同場面的張力能使觀眾的思緒產生各種變化。

圖片:原生劇場提供

今日关键词:郎朗婚礼答谢宴